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明教志_ 第四十九章 野子布局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瞬熄焰小说明教志 第四十九章 野子布局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此时此刻,梁仕铭感觉血脉冰凉,面上表情也难看异常,只是如今他狠低着头,旁人不曾发觉罢了。

    闻听父亲要指引来客,秦家小姐拂袖遮面,几步来到秦员外面前请了个安,略显羞涩地低声道:“父亲,是何贵客到此,非要小女来见,恐多有唐突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这是哪里话。”秦员外笑道,遂引领小姐走到陆野子身旁,道,“这位可是为父专程请来,为白水镇降妖捉鬼的仙长,此天大恩德,怎能不来谢过?”

    “仙长有礼。”秦小姐向陆野子轻轻一礼道。

    陆野子忙起身,单手还礼,道:“无量天尊,有劳秦大小姐,贫道有礼了!”陆野子说罢,便偷眼观瞧面前秦家小姐。

    见她言行举止与常人无二,面上表情也是若无其事一般,料定昨夜之事并未露出马脚,心中不免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看向梁仕铭,见他虽然低头不语,但脖颈已然红紫一片,此刻刚要思量该如何提醒他,却见秦员外已然引着秦小姐来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一位公子嘛,为父倒要好好于你指引。”秦员外轻抚须髯得意地道,“他正是武进县梁院办的公子,梁府大少爷,梁仕铭,梁公子!”

    闻听秦员外提及自己,梁仕铭身子一怔,脑中一片空白,直到再一次听到秦员外提醒后,才紧咬牙关,缓缓抬起头来......

    下一刻,他惊奇地发现,秦小姐正颊含羞红、低眉垂目地站在身前,面上神情并无异样,感觉非但昨夜之事,纵连白天花园外的经过,也被她全然忘却,俨然一副与自己未曾谋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梁仕铭虽万分不解,但至少此刻紧绷的神情得以舒缓,同时也能够断定,陆野子所言非虚,秦家小姐昨夜果真是被邪祟所惑。如今看来,她已然无碍,且昨夜之事也并未被他人所察觉。

    “梁公子有礼。”

    正自梁仕铭愣神之时,听得秦小姐崔莺莺的一声,顿然酥麻骨底,忙支吾回礼道:“小,小姐有,有礼。”

    继而二人哑然无声,尴尬不已,亏得秦员外安排下人将小姐送走,梁仕铭这才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送走小姐,秦员外盈笑走到陆野子身旁,低声道:“仙长,老夫膝下仅此一女,至今未曾婚配,今得遇仙长,不知可否赐下一段姻缘呢?”说罢遂又瞟了一眼梁仕铭。

    陆野子早就料到秦员外是想攀附梁家富贵,遂笑道:“无量天尊,贵千金端庄贤淑,定然要许配个青年才俊,当然也须门当户对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仙长所言极是!不知这般难得青年,哪里才可寻得?”秦员外附和道。

    陆野子轻捋狗油胡,沉目道:“依贫道看来,这梁家公子一表人才,且他梁家与贵府也是门楣相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岂敢岂敢,是老朽高攀,老朽高攀。”秦员外假客套道。

    “员外公过谦了,思来想去,为今贫道正愿替你与他梁家结一门亲,不知员外公,可愿否?”

    秦员外忙点头应道:“正有此意,正有此意!不知仙长之言可能作数?”说罢遂将陆野子的眼神领在了梁仕铭的身上。

    陆野子看了一眼梁仕铭,转对秦员外笑道:“员外公多虑了,不是贫道托大,此事定能作数!他父既让他随贫道四方游历,那贫道便是他的师父。有道是,一日为师、终身为父,怎的做不了主?”

    陆野子大话说罢,便唤梁仕铭上前答话,只是不管如何呼唤,梁仕铭却一直稳坐如钟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尴尬之余,陆野子见秦员外面上神色渐渐凝重,转而露出一副不悦之态。

    然而他二人却不知道,梁仕铭自始至终仍自纠结昨夜之事,心中烦乱如麻,挥之不去,方才二人所言也全没听到。

    忽然,梁仕铭猛觉手臂一疼,回神看去,陆野子正在身旁狠掐着自己。

    见他冲自己挤眉弄眼,却不知所谓何意,便问道:“陆道长,何事?”

    陆野子没好气地道:“怎的也不言语,莫非地上有金元宝!?”

    梁仕铭虽不知发生何事,但见秦员外面沉似水,端坐不语,料想自己方才多有失礼之处,于是慌忙起身赔礼道:“方才,晚辈......”

    不待梁仕铭说下去,陆野子即抢说道,“你不用说了!方才秦员外托贫道,为他家千金寻一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是是。”梁仕铭连连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年岁也不小了,于是便替你作主,与他秦家结这一门良缘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......什么!?”梁仕铭猛然一愣,急道,“您说替谁作主?我?”

    “废话!不是你,难道是我?”陆野子斥道。

    “不妥不妥!”梁仕铭连连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怎的不妥?”

    见此刻陆野子拼命地向自己递眼色,梁仕铭也猜出他的用意,但还是不由得拒绝道:“陆道长,此事万万使不得......”

    不及梁仕铭再说下去,就见秦员外已愤然离座,拂袖而去。秦二爷也在向二人赔笑一番后,带着家丁随后离去。

    厅堂上就只剩下陆野子、梁仕铭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!你!”见外人离去,陆野子指着梁仕铭的额头,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陆道长,晚辈知您用意,但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怎的还如此执拗!?你若假意应承下来,好歹问他借些银钱,你我便可启程!怎的?就非要等我降服水鬼,赚来赏银才行!?”陆野子狠话方及出口,便又觉后悔。

    他非是恼怒梁仕铭一路之上无所作为,不能替自己排难分忧,而是恼怒一场自认势在必得的棋局,却最终落得个镜花水月的下场,不禁自尊受挫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自觉方才言语不妥,陆野子干咳一声,紧安慰道:“梁公子,贫道方才言语过重,对你不住......我知你梁公子既读孔孟之书,便守周公之礼,但你也要清楚,我堂堂茅山正宗,又何尝不知此等道理?只是为今情急......唉!罢了罢了,你不愿便罢,道爷我再寻他法,再寻他法。”说罢陆野子叹息一声走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无奈的身影,梁仕铭也自觉难受,虽说自己救父心切,奈何却不忍以终身大事来欺骗秦家小姐,何况她本就已深陷悲惨,如此一来岂非更是雪上加霜?

    继而便又想到,眼下为成全自己的光明磊落,却反要拼出陆野子的性命去赚赏银,不禁又觉羞愧难当,渐渐,急切懊恼之情,便逾来逾甚。

    “梁仕铭!”

    正在他自怨自弃之际,紧随一阵熟悉的幽香,忽然听到一个娇滴滴、崔莺莺,令人心神酥麻的女子之声。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,这不是金娇,紧跟着四下看去,却没有寻得说话之人,与此同时,声音又自响起。

    “水鬼已除,你等今夜尽管去河边走一趟,明日便拿上银钱赶路去吧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